卸扣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卸扣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伤感爱情故事让你带走我的温柔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3:05:38 阅读: 来源:卸扣厂家

我望着窗外,感到眼泪一点点来了,窗外的风景模糊起来。

已婚女人有了爱情怎么办呢?在许多个辗转难眠的夜晚,我在网上向一些闺密请教。“好好地投入一场,只要你认为值得”、“这样虽然对你老公不公平,但要听从内心的召唤”等等,可是没一个能解开我心中的魔咒……

那个春天,我们结婚5周年的纪念日过得平平淡淡,一家三口出去吃了一顿饭。在长长的夜色中徒步回家,我对先生开玩笑说:“真是木婚啊,一切木已成舟。”先生笑了:“不就是没给你买礼物吗?哪天送你一个大钻戒。”我轻轻叹息,他还是不懂我啊。

不久,一个朋友陪我去看一个叫“天堂”的地下乐队排练。看着一个个年轻的面孔陶醉在音乐中,我好像回到了大学时光。当年,我可是学校有名的女贝司手呢。谁也没有想到,我一毕业就结婚,而且与一个在她们看来并不出色的男子。但是,那时我相信自己的感觉。

主唱手叫然,是我这个朋友的熟人。因为我们都喜欢音乐,所以聊天时没有陌生感。半小时后,朋友被一个人叫走了。我也想告辞,但是怎么也不想离去。然做音乐就是因为喜欢,也为此,他大学没有毕业就退学了,父母因此与他决裂。因为武汉曾经走红过“达达”乐队,他相信武汉的地下乐队很有水准。因此,他从北京来到武汉,这样漂着已快3年了。

到了吃晚饭的时间,他说:“你不介意的话,我给你做面条吃。”他做的面有些特别,里面一半是挂面,一半是方便面,加了火腿肠、蔬菜、鸡蛋。我平时不喜欢吃面,但那天我吃得很多。然说:“把同一个质地的、不同工艺的东西,让它们归一,那是久别重逢,当然好吃啦。”吃完后,然摆弄着吉他,说:“我为你唱我写的歌吧。”他飘逸的声线在小小的地下室里萦绕。然的长发黑黑的,清新迷人,又如同他的嗓音,带有磁性的忧伤。当他唱到“如何听我把握,把握我们的未来”一句时,我心思恍惚……

但我该走了,儿子还在家里等着我给他洗澡呢。外面已经很黑,然用自行车送我到附近的公交车站。我跳上自行车时,然突兀地问了一句:“上来了吗?”我说是的。他轻轻地说:“我怎么没感觉到?”我立刻感到很忧伤,我不敢搂住他那朝气蓬勃的后背。他车子骑得很稳,他的头发在春天的晚上飘逸着,就像不确定的未来。那夜,我做了一个梦。在梦中,我轻轻搂住了他的腰,脸依着他的后背,幸福地笑着,任他背到哪里都不去问,傻傻的……

后来,我几次不由自主地去他那儿看看,他都很高兴地放下手中的事与我聊天。我让他叫我“姐姐”,然不置可否。我们聊音乐、梦想,没有人会笑我们的不现实。然说:“在这个城市,你是唯一懂我的人。”有时看着然兴高采烈地与我聊天,我就想到那个梦。我也许在大学时可以是个有点野性的女孩,但是现在呢,我能否拥有一点什么?

一次,我问然:“你暗恋过吗?”然说暗恋过大学时的英文老师,但还来不及告诉她,她就与丈夫去了英伦半岛。我开玩笑说他有恋姐情结。他的脸立刻红了:“也许是吧。但那是真实的失落。”

我说:“也许有的暗恋一生都不说出来最好,因为还能够在心中不断完美。”然说:“那不是自欺欺人吗?如果我心里喜欢一个人,我会说出来。不论结局如何,总是开始过。那种错过美是美,但太让人感到无望和忧伤了。”望着然,我在他眼里看到了什么?依恋、胆怯,欲说还休?我想,然也一定读懂了我的眼神。他忽然把我拥住了,我挣扎着说:“别这样……”

吻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然对挂面和方便面的独特解释。而我们,本来就属于一个质地呀,所以才互相那么熟悉,亲切,依恋。

回家后,儿子天真地叫着“要妈妈抱”时,我有一种犯罪感,丈夫做的菜仍是那么色香味俱全。可我每天晚上端着碗却想着然做的面,以及他关于面的解释。这样的爱必然痛苦,然对我说:“为什么我的生活总和地下有关?与你的爱情也要潜伏于地下?”我心疼地与然相拥在黑暗中,只能用温情来安慰他,我好像听到了他的叹息轻轻坠地的声音。我从没有骗过他,我是个已婚女人的事实。然的眼睛告诉我,他的爱是不能够压抑的。对于他来说,他要的东西我太清楚了,但我能够走出原来的一切吗?

有一次,然问我:“你能与我在一起吗?我们去北京发展。”我坐在那里发呆,我不能够回答他。我也知道自己的可恶,有一个不错的家庭,却来招惹然。我感到越来越迷茫。一个有了孩子的已婚女人,对爱的给予永远是不完整的,也是不彻底的。然现在无法懂得,他只知道他想要我。对他来说,爱一个人怎么能够割裂开来呢?

我与然开始有了怨言,有了矛盾与叹息。然没有错,他的要求没有错。可是,人生不能重来,我和他已走出第一步,便不可能回到从前那种互相倾慕而表面上若无其事的美好阶段了。

一晃与然已经好了大半年了。儿子、丈夫和家在我眼前若隐若现。作为过来人,我无法免俗,然未来的路还有很多未知,很多诱惑。而我已经34岁,然只有25岁。当爱归于平静,我脸上渐生的皱纹又怎能与他身边的如花似玉的女孩竞争呢?

然的耐心终于到了极限。又一次见面,他把我写的《温柔呼吸》还给了我:“我无法给它谱好曲子,因为我感到这是一个无期徒刑,还不如还了你吧。”我的心里好像有一双手在搅动,五脏六腑生疼生疼。然,就那样从我的视线里渐渐地淡出,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,英气的背影长发飘动,把我的心都搅空了。

一个月后,我从恹恹的病中打起精神上班,那位朋友告诉我:“然带着他的乐队去了北京,仍是在酒吧主唱。可奇怪的是,在武汉最受欢迎的那首《天堂》在那边反响一般,另一首没有摇滚风格的歌却很受欢迎。”我漫不经心地问:“哪一首呢?”朋友回答:“《温柔呼吸》。”我望着窗外,感到眼泪一点点来了,窗外的风景模糊起来。

生活仍要继续。很多时候,我常常想起然。也许,在我和然之间,我是一包经过了沧桑的方便面,而然是清纯的挂面,在一个锅里相逢了,是别有风味,但毕竟是不同的。他还要一段时间才会明白,我与他下锅的火候也是不一样的。就像我给他写的那首歌一样:“倾听你温柔的呼吸/我幸福得不能自已/怎么能让我一个人孤单/……一切都给了你吧/相约今生来世……”

如今,朋友说“天堂”乐队在北京火起来了,然和我都走出了这段感情。我知道,然这么优秀的男孩,一定会有更好的爱情。对于已婚女人来说,爱情永远不会那么奢侈地过多停留。这段记忆,会让我终身免疫。

野蛮人大作战qq登录版下载

玖玖彩票安卓下载

彩99彩票

相关阅读